易学动态

答陈颖兄《易》有三问(文/杨懿人)
更新时间:2019-06-12

 与陈颖兄未曾谋面,接到电话若然如故,同庚之岁,情形各异,相距千里,感而遂通,幸甚至哉!今下,心境谦和不耻下问者尤为难得,其当之一也。

 

其问有三:

 

第一,易数是否可以预测未来?如果可以的话,预测的科学依据是什么?如果不可以的话,那么易数的实际意义是什么?

 

第二,八字命理和风水是否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未来?如果可以的话,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未来?这样会不会导致宿命论?另外,八字命理和风水是不是封建迷信?易数是不是封建迷信?

 

第三,易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之间有没有联系?作为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员,能不能学习易学,易数,乃至于八字命理和风气?

 

对于以上三点问题,我简单谈一下我个人的观点和看法,仅作参考吧!

 

一、首先来讲,“易数”即周易术数体系,源于古代周易占筮活动,作为一种重要决策手段服务于当时的统治阶级,盛行于士大夫阶层。

“易数”渊源也多见于《尚书》,自中古“三易”龟蓍占卜,到春秋孔子作《十翼》详述“易数”大衍筮法,至此,“易数”体系摆脱神巫崇拜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封建迷信”而确立,故子不言乱力怪神。

随着历史的进程,“易数”自上而下,逐渐世俗化、边沿化,成为一种社会民俗文化现象的特殊业态而存在,这也造成了千余年来所谓的“易理”与“象数”之争。朱伯崑先生在《易学基础教程》中说到:“所谓‘学’,指有关天地人生的道理;所谓‘术’,指用蓍草算命的技法。”此处“蓍草”与“算命”实则两回事,一个是用50根蓍草来决疑解惑谋略,一个是用生辰八字来推人命运顺势而为,一个兴于商周之际,一个始于近唐中期。因此,两者不可一概而论。我个人主张“学”与“术”并举,“理”与“数”兼修。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易为君子谋”“易数”流传至今数千年而不衰,理应具有一定的实用价值和预测功能,综合目前考古文献、易学研究、史料易论来看,“易数可以预测未来”虽有争议,但总体讲,这个观点是能够站得住脚的。只不过,采取什么“易数”方法预测未来?预测“什么”(主体和对象)的未来?以及预测未来的概率高低?则另需探讨。

“极数知来之谓占。”易数预测是古人基于天文、地理、历法、算数等相关通识,创建的一套具有非线性思维的决策模型机制,运用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六十四卦等基本语言,根据不同的易数预测方法,按照严谨的推算步骤,占验所论吉凶。因此,我认为灵活掌握一门易数及经验,对于揭示易数预测之奥妙至关重要,或许这就是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智。”的缘故吧。进而,我觉得“易数”与“科学”本质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体系范畴,不能用“科学依据”来假设求证“易数预测”的合理性。否则张飞和李逵就真打起来了。易数预测和科学预测是否可以用“殊途同归”、“和而不同”来对待呢?两者都是在各自的理论、经验和方法指导下,进行探索追求事件的未来与真相,从未止步,任重道远!

 

二、八字命理和风水,是分别探讨个体规律和环境作用的,两者对于人的影响是存在的,只是对于一个人未来的影响程度多少?则是因人而异不尽相同的,需做个体对象研究。

八字命理和风水都属于“易数”的范畴和分支,我们常讲天时、地利、人和成功三要素,或可如此对应,命理主要探讨“人”的命运规律,风水探讨“地”的环境影响,而卜筮则验“天”时变数。

八字和命理是从属关系,而八字也相对寻常,另外也有“紫微斗数”、“铁板神数”、“太乙人道命法”等其他命术学说种类。八字命理于唐代为李虚中所创立,即“以人之始生年月日所直日辰支干,相生胜衰死王相,斟酌推人寿夭贵贱利不利,辄先处其年时,百不失一二。”此韩愈为其《墓志铭》所作。诚然,死者为大,其中难免言辞褒誉有嘉,但也可参考一二。

用出生年月日时的天干地支来推算一个人的先天之“命”和后天之“运”,即个人先天格局、天赋秉性、旺衰喜忌以及后天大运流年四时忌宜等等,其初衷是,正视自己、扬长避短、把握时机、顺势而为、乐天知命、不患得失。

风水有人称其为古代环境科学,从古代都城选址、宫殿营造、陵园建设、民居住宅等都无不强调其“天人合一”的思想理念和归旨,寻求人与自然、社会环境的和谐与吉祥智慧。风水学说自晋代日趋成熟,对社会心理和生活方式影响至深至广。我们常讲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好的风水“地灵”就是沃土充满生机与活力,自然能够孕育滋生丰饶的物产和厚重的人文底蕴。

风水涉及到古代地理分野、地质地貌、水文气象、天文星象等,同样与卜吉、择课等“易数”密切相关。在现实生活中,包括建筑设计、人文景观、住宅家居、办公场地等方面,风水越来越受到更多人们的重视和借鉴。最直观的就是为人们营造更加友好和谐、健康舒适、宜居宜商、品质优越的环境氛围。

风水分为形势峦头和理气玄空两大流派,其中,又以唐代的杨筠松、袁天罡、李淳风,明代刘伯温、廖均卿等为代表具有较高知名度的风水学者。且历代朝廷沿制设置司天监灵台郎、钦天监博士等官职面向全国考核选拔风水方面的人才。明末及清末钦天监的风水博士及书籍四散流传,此后又于江西、两广、福建沿海等地传播开来,时至今日,风水无形中成了一张中国特有的文化标签,特别是在海内大有风生水起之势!

我倾向于将八字命理和风水等“易数”作为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来对待,它们本身的理论知识学术体系并非渲染“封建迷信”思想和内容。而是它们容易被“封建迷信”,特别是被人“挂羊头卖狗肉”当成他们谋财的工具和法宝。“封建迷信”这口锅背的有点黑,但又能怎样呢?一般人哪有心思和功夫去学习和辩别呀,无非茶余饭后一席谈资罢了!也只有真正下功夫的人,才能从中获益得到正见和启思,常怀敬畏之心、公允之心、仁德之心,在当下践行的又有几多?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八字命理”、“风水”、“易数”等一点儿“封建迷信”色彩也没有,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些术数的种类繁多,历时久远,有很多早已失传,或者有古籍传世但早已无从考证不知其法了,加上古人写书版本众多存在差异,特别是最头疼的开头风格一转神仙下凡,这往往沦为今人疑古话柄,不假思索予以全盘否定之而后快!“尽信书,不如无书”,学习“易数”死读肯定是不行的,加上“筮无定法”,“易数”的运用实在是太灵活多变了,这就赋予了“师承”、“家传”的特殊性和重要性,抛开这两点,如果路子不正加上急功近利的话,多数人上来就会走偏或误读,有的把自己搞的神经兮兮,有的装神弄鬼故作神秘,这些叫做“封建迷信”并无不可。

 

三、易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之间显然没有必然的联系。易学是中国哲学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哲学的融合发展,成功奠定并开创了新中国的历史进程。两者产生于不同的历史时代和文明语境,但是各自具备某些相似性的辨证唯物思辨。

当前,在中央党校、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中央民大、山大等国内一批知名高校中,都有开设易学文化课程,部分成立了专门的易学甚至易数研究机构,开展学术研究、古籍出版、易数讨论等内容。一定程度上,对于加强易学和易数的健康持续发展引导具有积极地意义和作用。

近十年来,在弘扬传统文化大政方针的倡导下,在加强文化自信增进民族凝聚力的形势下,易学及易数研究者、从业者也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和践行者。代表性事件是,国际易学联合会曾先后委派四位专家学者进入中南海紫光阁为国家领导人讲授易学。而在中央文史馆、中科院、社科院、全国政协、国务院参事室等重要咨政智库亦有专研易学、易数方面的资深学者和科学家,为国家重大决策贡献中国智慧力量。

易学的范围很广,通观其思想及内涵,很大一部分是儒家治国安邦经世致用的方略及智慧。历代不乏明君高士对易学及易数幽赞有嘉,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如此来讲,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员学习易学,只要是心怀天下为国为民寻求智慧,这又有何不可呢?当然,我不太建议他们学习易数,易数的确存在有特殊性,真正能够掌握和运用易数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仍是极少数,当这种学术一旦被心怀叵测之人妄加利用,其后果不堪想象。所以,在唐代法典明确规定了哪些易数是于百姓术士不可修习的,如“太乙”、“遁甲”之术。

曾仕强教授曾讲过,很多人关心他为什么迟迟不讲占卦也就是易数预测,是因为这是一件非常令人着迷的事。此处一语双关,“着迷”有两层意思,一是让人充满好奇与向往很了不起。还有一层意思是,如果对易学知识譬如卦爻辞象传没有一个清晰客观正确的理解和认识,就急于冒然去进行易数预测,其结果就是执迷不悟不能自拔,这样不仅不能够起到好处,反而适得其反了。所以,我觉得易学特别是易数的研习范围不宜宣扬,而且必须以“德”“正”作为根本出发点,以造福社会和生民为己任,以传承易学和易数学术为追求,慎重其事,阐扬善意,心存敬畏,顺应天道。

 

杨懿人

20196107:18分于北京三式乾坤

1617.jpg

 

中国易学网http://www.zhouyi64.com——中国周易研究应用第一平台!
站长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与应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邮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备100010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