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学研究

独领风骚的康节咏易诗
更新时间:2013-03-25

   邵雍(1011-1077),字尧夫,谥康节,是北宋著名思想家,先天易学创导者。他是一位诗兴盎然的哲人,也是善谈哲理的诗人。作为哲学家,他玄思宇宙,指点乾坤,以其独创的先天易学,“弥纶天地,出入造化,进退古今,表里人物”,发前人所未发;作为诗人他诗性酣畅,如自己所说:“胸中风雨吼,笔下龙蛇走。前后落人间,三千有余首。”【1】康节之诗,明白晓畅,少有雕刻,别具一格,人称康节体,流传至今两千余首,以其有别于名家骚客的雅韵,近似于村夫野老的俚歌,故自标为《击壤集》。当年一诗吟就,争相传抄,洛阳纸贵,何其风雅。司马光、富弼、王拱辰、程颢、吕希哲等人都是安乐窝坐上常客,也是康节诗的经常酬唱者。
   康节是一位隐者,写了大量遁世取乖的隐逸诗,如《逍遥吟》、《小车行》、《击壤集》、《风月吟》、《浩歌吟》、《天津幽居》、《燕堂闲坐》、《安乐窝中四长吟》、《安乐窝中好打乖》等,都曾广为传诵。康节精通历史,爱发史论,留下大批评说古史的咏史诗,如《三皇吟》、《五帝吟》、《三王吟》、《五伯吟》、《战国吟》、《商君吟》、《始皇吟》、《观三国吟》、《观两晋吟》《观有唐吟》、《观五代吟》等,各朝各代,略有评说。邵雍写了许多玄思宇宙、臧否人物的哲理诗,如《乾坤吟》、《宇宙吟》、《天人吟》、《正性吟》、《诚明吟》、《义利吟》、《仁者吟》、《君子吟》、《观物吟》等,题材广泛,丰富多彩,耐人寻味。
  康节还有一些诗,借易理抒发感慨,可称为别具一格的咏易诗。这类诗,《击壤集》中有数十首之多。古代易学家,写怡情诗、山水诗、咏史诗、咏物诗者不少,玄思易理的咏易诗,实为少见。康节以其朗朗上口的咏易诗篇,或抒发其提挈阴阳、指点乾坤的江山气度,或袒露其针砭时俗、深体民瘼的经世精神,更多的是畅发其超逸洒脱、诗酒自娱的风月情怀。诗中蕴含着独具慧识的易义,浸透着发人深思的哲理。如此易学诗人、诗人易学家,堪称北宋一奇才。兹特采撷《击壤集》中一束含英吐葩的咏易诗以飨同好。
  
咏易以纵览乾坤

――“日月星辰高照耀,
     皇帝王伯大铺舒。”

   邵康节用诗韵阐述自己的宇宙观、自然观,思虑玄妙,气势恢宏。他的先天易学代表作《皇极经世》,以探讨宇宙衍化史、社会发展史著称,康节对此一生力作,十分得意。《安乐窝中一部书》一诗,抒发了此书弥纶天地的气概:
   
安乐窝中一部书,号云皇极意何如?
浩浩羲轩开辟后,巍巍尧舜协和初。
炎炎汤武干戈外,汹汹桓文弓剑余。
日月星辰高照耀,皇帝王伯大铺舒。
几千百主出规制,数亿万年成楷模。……
不知造化谁为主,生得许多奇丈夫。【2】

“日月星辰高照耀”,表明《皇极经世》编绘了元会运世的宇宙衍化史,“皇帝王伯大铺抒”,显示《皇极经世》描述了皇帝王伯的社会发展史。将自然史同社会史冶于一炉,编成皇皇巨著,充分展现出先天易学前无古人的博大气派。
   《击壤集》中的《观易吟》,描述了“人人一太极,物物一太极”的易学思想。

一物其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
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立根?
天向一中分造化,人于心上起经纶。
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3】

“一物有一身”,指万物莫不肯有形体:“一身一乾坤”,谓物物莫不有阴阳。“一中分造化”,“一”指太极,《观物外篇》云:“太极,一也。不动,生二。二则神也。神生数、数生象、象生器”。“分造化”,谓太极(一)分阴分阳,一刚一柔,且动且静,造化万物,各具体用。“心上起经纶”,是先天易学的基本观点:邵雍写道:“先天之学,心法也”,“万化万事生于心也”。【4】此诗表露邵雍坚持先天易学的人天统一观。万物各具形体,莫不负阴而抱阳,掌握此天道人事共同遵循的阴阳对立统一法则,则经天纬地无往而不顺。
   康节反复强调认识阴阳统一法则,对于知人论世具有极端重要性。《不知吟》云:
   
       不知阴阳,不知天地,不知人情,不知物理。强为人师,宁不自愧?【5】
   
   康节是易学家中的数学派,十分注重易数。《阴阳吟》写道“阳行一,阴行二;一主天,二主地。天行六,地行四;四主行,六主气”。【6】由阴阳而分天地,由天地而生形气。天地、人物,无不由阴阳化生。故康节认为不明阴阳消长之理,“强为人师”,未免自欺欺人。
   邵雍写了《乾坤吟》,宣扬易数九与六的重要内涵,对易数作了独到阐发:
   
   用九见群龙,首能出庶物。用六利永贞,因乾以为利。四象以九成,遂为三十六;四象以六成,遂成二十四。如何九与六,能尽人间事。【7】
   
肯定阳九、阴六的衍化,形成人间万事万物,“神生数,数生象,象生器”,乃先天易学博大精深的宇宙演化模式。
   《观物吟》中,邵雍引用传统哲学气一元论,阐释天地万物与人类的产生,论定人乃万物之灵:
   
       一气才分,两仪已备。圆者为天,方者为地;变化生成,动植起类。人在其中,最为灵贵。【8】
   
邵雍的宇宙观,朴素而自然,重视天动地静的造化之功。其先天易学不重五行观念,而看重天地水火。先天八卦图的特征,即“乾坤定上下之位,坎离列左右之门。”故康节尤为强调水与火的作用,认为阳动而生火,阴静而生水,有水有火而万物乃生成变化,体用兼备。《观物吟》写道:

    地以静而方,天以动而圆。既正方圆体,还明动静权。静久必成润,动极遂成然(燃);润则水体具,然则火用全。水体以器受,火用以薪传。体在天地后,用起天地先。【9】
   
    邵雍写了组诗《首尾吟》,共134首。其中含两首《赞易》诗,其一咏道:
   
   尧夫非是爱吟诗,诗是尧夫赞易时。
   八卦小成皆有主,三才大备略无遗。
   阴阳消长既未已,动静吉凶那不知?
   为见至神功效远,尧夫非是爱吟诗。【10】

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卦各有所主。天、地、人三才,备于卦爻象之中。由阴阳之消长,明动静之吉凶。蓍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智,神以知来,智以藏往,天生物神,功效深远,是尧夫对易的赞美。
   《说卦》有一著名论断:“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邵雍对此作了别开生面的阐发,绘制了《伏羲六十四卦方图》。写了《大易吟》,对此图详加描述:
          
          
   天地定位,否泰反类。山泽通气,损咸见义。雷风相薄,恒益起意。水火相射,既济未济。四象相交,成十六事。八卦相荡,为六十四。【11】
   
这首咏易诗全面描述了《伏羲六十四卦方图》所显示的整体模型、网络结构。方图分四层。由外向内,第一圈,以乾坤否泰为四隅,称为“天地定位”,否泰反类。第二圈,以艮兑损咸为四隅,称为“山泽通气”,损咸见义。第三圈,以离坎既济未济为四隅,称为“水火相射”,既济未济。第四圈,以震巽恒益为四隅,称为“雷风相薄”,恒益起意。方图自西北之乾斜行至东南之坤,此对角线上是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卦,正好是先天八卦之次序与此线相交的另一对角线上,为泰、损、既济、益、恒、未济、咸、否,正是诗中提及的另外八卦,故云:“四象相交,成十六事”。此方图的另一奥妙是,若横看,自下而上共八层,每层八卦,其内卦均相同;若直看,自西向东共八行,每行八卦,其外卦均相同。如此,则六十四卦在方图中各有定位,故云:“八卦相荡,为六十四”。《六十四卦方图》可称为之阴阳对待网络结构图。掌握阴阳对待原理,即掌握先天易学之灵魂。图中蕴涵的整体观念、网络结构观念、系列思想、对待思想,在古代对于锻炼理性思维方法大有裨益。邵雍的诗,对此图作了创造性阐述。

咏易以针砭时俗

――“士老林泉诚所愿,
   民填沟壑谅何辜”。
   
   康节隐居林泉,终生不仕;而其心思未尝不关心社会民生人称其“身居畎亩,心高天下”。他是集博学宏儒与旷代高隐于一身的学术名流。饱读诗书,精通儒门经典,力行儒家名教,一派儒门仁者风范;又常“为隐者之服,乌帽、绉褐,见卿相不易也”。【12】俨然道家隐士气派。他精通历史,洞察世道人情,常流露其同情劳苦大众的情感。曾在《感雪吟》中写道:“旨酒佳肴与管弦,通宵鼎沸乐丰年。侯门深处还知否?百方流民在露天。”【13】邵康节满怀深情写下《感事吟》:
   
   切玉如泥剑不虚,谁知世上有昆吾?
   能言未是真男子,善处方名大丈夫。
   士老林泉诚所愿,民填沟壑谅何辜。
   然非我事我心恻,珍重羲皇一卷书。【14】
   
“民填沟壑”,令彼“心恻”,虽怀“切玉如泥”之利剑,无所施为,只得以处士自居,潜心撰著经世之书。这是康节矛盾心情的流露。
   康节坚持以变易法则观察自然与社会,概叹人世悲喜之无常。《四道吟》咏道:
   
       天道有消长,地道有险夷,人道有兴废,物道有盛衰。兴废不同时。奈何人当之,许多喜与悲。【15】
   
为此,邵雍按自己创立的“皇帝王伯”史观,编撰了一部中国历史年谱,论述三千年社会治乱、兴废的“陈迹”。他对自己的结论,踌躇满志,怀着自信,写了《皇极经世一元吟》:

        天地如盖轸,覆载何高极。日月如磨蚁,往来无休息。上下之年岁,其数难窥测。且以一元言,其理尚可识。一十有二万,九千余六百;中间三千年,迄今之陈迹。治乱与兴废,著见于方策。吾能一贯之,皆如身所历。【16】

《皇极经世》以元会运世纪历史,规定一元十二会,一会三十运,一运十二世,一世三十年。一元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邵雍认为,宇宙的发展,不知前经多少元,但就人们当今所处的一元论,也只具体了解中间三千年的“陈迹”。他依照自创的“皇帝王伯”历史观,探讨了唐虞至五代时期中国社会的治乱兴废,将其编成年表,笔之于书。他的儿子邵伯温按十二卷原本,对《皇极经世》的内容作了分析。一、二卷,“以元经会”,“则总元会运世之数,易所谓天地之数也”。三、四卷,“以会经运”,“以见天下离合治乱之迹,以天时而验人事者也”。五、六卷,“以运经世”,“书传所载兴废、治乱、得失、邪正之迹,以人事而验天时者也”。【17】如此,则《皇极经世》分三大部分。“以元经会”部分,着重讲宇宙演变过程;“以会经运”、“以运经世”两部分,用大量详略不同的表格,显示中国古史演变历程。自创一种历史观,评议中国三千年历史中,存在道德与功力的矛盾,有为与无为的冲突,礼让与争夺、文德与暴力两种政治思想的斗争,这种历史观,同“五德始终”论、“三统循环”论、“圣人创世”说相比,编制一种世界历史年表和中国历史年表,在易学发展史上无疑是一种创造性的尝试。
   康节深感沧海桑田的人事变化,写了四首《川上怀旧》诗,其三云:
   
       为今日之山,是昔日之原。为今日之原,是昔日之山。山川尚如此,人事亦信然。幸免红尘中,随风浪着鞭。【18】
   
他看到自然与社会总是变化无常,但他不主张适应现实,把握现实,干预社会变化;而主张远离“红尘”,超脱人世浮沉而放浪不羁。这是其道家隐逸思想的自白。为此,他写了《行止吟》一诗。《易传》提出:“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19】是告诫人们当努力把握时机,俟机而动。邵雍对此却作了消极回应。诗云:

        时止则须止,时行则可行。时止与时行,人力莫经营。【20】

为什么他强调时止与时行,当听其自然,“人力莫经营”?因其看透了熙来攘往的人群,努力“经营”的目的,不外乎争名夺利,尔虞我诈。不少争得名利之徒,自以为功成名就,免不了奢侈浪费,生活淫逸。他根据物极则反,“亢龙有悔”的易理,写了《奢侈吟》,对此社会现象发出警告:

        侈不可极,奢不可穷。极则有祸,穷则有凶。【21】

  康节写了《有常吟》,对一些社会现象作了透视。他认为自然变化是有常的,人情的冷暖则无常。君子与小人的分别,正在道德情操的有常与无常之际。
  
      天地有常理,日月有常明,四时有常序,鬼神有常灵。圣人有常德,小人无常情。【22】
  
“小人无常情”,是邵雍观察人情冷暖无常,对市侩小人提出的警告,可谓入木三分。他还写了八首《君子吟》,坦露这位易学家沿着《周易》的君子小人之辨的思路而展示的义利观、善恶观。其前四首云:

君子与义,小人与利;与义日兴,与利日废。
君子尚德,小人尚力;尚德树恩,尚力树敌。
君子作福,小人作威;作福福至,作威祸随。
君子乐善,小人乐恶;乐恶恶至,乐善善归。【23】

邵雍的义利、善恶观,纯属儒家伦理。殊不知在封建社会里,义利、德力、福威、善恶都有阶级内容,不同阶级有不同的义利观、善恶观,况且他更未想到,乐善者并无善归,乐恶者终无恶至,是屡见不鲜的。
   邵康节虽欲超脱世俗生活,不问人间是非。但毕竟他是富有正义感的人,对于社会上的良好风气和丑恶现象,是爱憎分明的。他根据《周易》抑阴尊阳、恶阴好阳的思想,写了《唯天有二气》,用诗的语言表述了自己的美好愿望:
   
       唯天有二气,一阴而一阳。阴毒产蛇蝎,阳和生凤凰。安得毒蛇死,不为人之殃;安得凤凰生,长为国之祥 。【24】
   
人类社会任何时候,既有凤凰、君子,亦有蛇蝎、小人。邵雍关于殄灭蛇蝎、长生凤凰的美好愿望,尽管只能是一种幻想,毕竟表述了这位易学家同情人民祸患、祝福国家祯祥的高尚情操。

咏易以抒发闲情

――“大子中消白日,
   小车儿上看青天”。
   
   邵康节的咏易诗,更多的是借易抒怀,坦露其借风月以起兴,凭诗酒以自愉的闲情逸致。《小车吟》堪称其代表作:
   
   自从三度绝韦编,不读书来十二年。
   大子中消白日,小车儿上看青天。
   闲为水竹云山主,静得风花雪月权。
    俯仰之间无所愧,任他人道似神仙。【25】
   
   注:为{敝瓦}
康节早年学易,肯下苦功。“冬不炉,夏不扇,夜不就席者数年”,“昼夜危坐以思,写《周易》一部,贴屋壁间,日通数十遍”。【26】诗中说“三度绝韦编”,当是他早年学易的实情。“不读书来十二年”,已是老年情况,“大子中消白日,小车儿上看青天”,的确是一派逍遥自在,无忧无虑的神仙日子。
   关于他晚年的逍遥生活,《安乐窝中吟》作了更生动的描述:
                    
  安乐窝中一事无,唯存一卷伏羲书。
  倦时就枕不必睡,后携筇任所趋。
  准备点茶收露水,提防合药种鱼苏。
  苟非先圣开愚吝,几作人间浅丈夫。【27】
   
   另有一首《瓮牖吟》,对自己的生活环境及人生态度,作了坦诚叙述:
   
   有屋数间,有田数亩。用盆为池,以瓮为牖。墙高于肩,室大于斗。……羲轩之书 ,未尝离手;尧舜之言,未尝虚口。当中和日,乐同易友;吟自在诗,饮欢喜酒。【28】
   
康节晚年隐居洛阳郊外,时与易学同仁,饮酒作诗,谈论羲轩之书,切磋易理,丰富其先天易学。康节最喜欢的是玩弄《先天图》,据说此图的来历是:“陈抟以《先天图》传种放,种放传穆修,修传李之才,之才传邵雍。”【29】他的先天易学就是按《先天图》衍生发展而来。邵雍为其自画像题诗:《自作真赞》,自述其高雅情趣:

         松贵操行,莺花文才。江山气度,风月情怀。借尔面貌,假尔形骸;弄“丸”(指太极)余暇,闲往闲来。【30】

他将“太极”形容为“丸”,指宇宙本体的混沌状态。显示“丸” 的内涵者,就是《先天图》。他“弄丸”的结果,从中悟出先天易学原理,写出《皇极经世》哲理,以之弥纶天地,进退古今,确有江山气度;写了经世之书,而隐居遂志,超脱“红尘”,沉浸于“风月情怀”,这是易学家邵雍的特殊个性。所以他自称为“羲皇已上人”,用《只将花卉记冬春》的诗篇,答谢其友人司马光:

有时自问自家身,莫是羲皇已上人?
日往月来都不记,只将花卉记冬春。【31】

“只将花卉记冬春”,确是邵雍晚年的生活情趣。他的《南园赏花》诗二首,颇受好评:

三月初三花正开,闲同亲旧上春台。
寻常不醉此时醉,更醉犹能举大杯。
花前把酒花前醉,醉把花枝仍自歌。
花间白头人莫笑,白头人见好花多。

潇洒的风月情怀,跃然纸上。法国东方学家里奈・格鲁塞特(1885-1952)称康节“是一位飘逸的梦想家”,认为《南园赏花》足以同法国19世纪象征派诗人魏尔兰(1848-1896)的名诗媲美。【32】
   在《风月吟》中,康节引用《周易》卦爻辞来衬托自己不计荣辱的洒脱风度:
   
    凉风无限清,良月无限明。清明不我舍,常能成欢情。终朝三褫褥,昼日三接荣【33】;荣辱不我与,何复能有惊?【34】
  
康节通过《闲行吟》(之一),显露自己深悟“环中”奥旨,免除胸中闲气的体会:

长忆当年归敝庐,未尝三径草荒芜。
欲为天下屠龙手,肯读人间非圣书。
否泰悟来知进退,乾坤见了识亲疏。
自从会得“环中”意,闲气胸中一点无。【35】

康节少有壮志,“欲为天下屠龙手”;但生性不与圣贤同,“肯读人间非圣书”,故尔“儒风一变至于道”,走上隐居道路。他认为一部先天易学,奥旨在“环中”原理。他说:“先天图者,环中也。自下而上谓之升,自上而下谓之降。升者生也,降者消也。故阳生于下,阴生于上,是以万物皆反生。阴生阳,阳生阴;阴复生阳,阳复生阴,是以循环而无穷。”【36】又说:“先天之学,心法也。故图皆自中起,万化万事生于心也。”【37】他悟得《庄子》“得其环中,以应无穷”之旨,故能做到“闲气胸中一点无”。
   他用诗的语言正面回答何处是仙乡的疑问,透露其养生之道的秘诀。诗中写道:
   
    何处是仙乡?仙乡不离房。眼前无冗长,心下有清凉。静处乾坤大,闲中日月长。若能安得分,都胜别思量。【38】

一静、二闲、三守分,随地是仙乡。这就是康节的养生秘奥。康节认为要想入仙乡,不用费许多心思。修道的方法,讲的愈多愈奇,反而愈妄,依之修行,往往劳而无功。不如听其自然,只重一个“闲”字即可。《闲行吟》(之三)咏道:

 买卜稽疑是买疑,病深何药可能医?
 梦中说梦重重妄,床上安床叠叠非。
 列子御风徒有待,夸父追日岂无疲?
 劳多未有收功处,踏尽人间闲路岐。【39】

   《周易・系辞上》提出“洗心”说,倡导应用易理净化人心。康节写了《洗心吟》,为之作了深刻阐发:
   
       人多求洗身,殊不求洗心。洗身去尘垢,洗心去邪淫。尘垢用水洗,淫邪非能淋。必欲去心垢,须弹无弦琴。【40】
   
弹奏“无弦琴”,以洗心中尘垢,是邵雍的养生经验之谈,关键在一个“静”字。弹无弦琴之说始于陶渊明。据说他当年在壁上挂一张无弦琴,酒醉时,辄抚弄之以寄心声。故李白有“大音自在曲,但奏无弦琴”的诗句。
   在《冬至吟》中,康节阐发《老子》“大音希声”之旨:“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庖牺。”【41】养生修炼,重在养心,是康节独到体会。在《乾坤吟》中,说得好:“道不远于人,乾坤只在身;谁能天地外,别去觅乾坤?”【42】教人只在自身上用力。他特别强调生命活动当与自然节律一致,才符合易学人天统一原理。写下著名的《观物吟》:
   
   耳目聪明男子身,鸿钧赋予不为贫。
   因探月窟方知物,未蹑天根岂识人?
   乾遇巽时观月窟,地逢雷处识天根。
   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43】
   
此诗以《伏羲八卦方位图》立论。“乾遇巽时”,指一阴初生时,为月窟。“地逢雷(震)处”,指一阳初生之处,为天根。谓人的修炼身心,当认真把握阴阳初生的关节点(指冬至、夏至二节气)及其运化消长的节律。如此,则无时无刻不春意盎然。“三十六”,指先天八卦序数(乾一至坤八)之和。“三十六宫都是春”,意思是依照自然节律行事,一年四时,无处不逢春。“天根月窟闲来往”,是邵雍从道家文化中悟出的长寿养生秘诀。自古及今,深受欢迎。
   邵雍的一生,颇富传奇色彩,写了《皇极经世》,而不用以经世;虽是隐者,而又交通王侯,安乐窝中出入多公卿,往来有白丁,洛阳城里,行窝十二家(一说二十家),邵雍的小车一出,人们倒屣相迎,引为“家先生”。他一生研究易学,很少直接发挥易理,而是别出心裁建立“易外别传”的先天易学体系,以此吞吐六合,上下千古,为易学的发展作出独特贡献。《宋史・道学列传》将他同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并称为北宋道学五先生,清代康熙帝为之赐题匾额“学达性天”,褒扬他在中国思想史上的卓越地位。明代学者洪自诚将邵雍引为同调,在其《菜根谭》中,予以高度评价。“事莫大于揖让征诛,而康节云:‘唐虞揖让三杯酒,汤武征诛一局棋’,人能以此胸襟眼界,吞吐六合,上下千古,事来如沤生大海,事去如影灭长空,自经纶万变而不动一尘矣。”如此评论,符合康节思想风貌;康节咏易诗的格调,亦大率于此。数十首别具一格的咏易诗,在展现康节的心声。其然乎?其不然乎?有俟方家定论。
注文:
[1]《击壤集・失诗吟》。
[2]《击壤集》卷九。
[3]《击壤集》卷十五。
[4] 《观物外篇》。
[5][6] 《击壤集》卷十八。
[7][8] 《击壤集》卷十七。
[9] 《击壤集》卷十四。
[10] 《击壤集》卷二十。
[11] 《击壤集》卷十七。
[12]《宋元学案・百源学案》。
[13] 《击壤集》卷十四。
[14][15] 《击壤集》卷十。
[16] 《击壤集》卷十三。
[17]《皇极经世书论》。
[18] 《击壤集》卷三。
[19]《彖下・艮》。
[20]《击壤集》卷十八。
[21]《击壤集》卷十二。
[22]《击壤集》卷十八。
[23]《击壤集》卷十七。
[24]《击壤集》卷七。
[25]《击壤集》卷十二。
[26]《河南邵氏闻见前录》卷十八。
[27]《击壤集》卷十。
[28]《击壤集》卷十四。
[29]《宋史・朱震传》。
[30]《击壤集》卷十二。
[31]《击壤集》卷十一。
[32]《世界名人论中国文化》,第107页,湖北人民出版社。
[33]《周易・讼上九》:“或锡之带,终朝三褫之”。晋卦卦辞:“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34]《击壤集》卷九。
[35]《击壤集》卷七。
[36]《观物外篇》第三。
[37]《观物外篇》第二。
[38]《击壤集》卷十三。
[39]《击壤集》卷七。
[40][41]《击壤集》卷十八。
[42]《击壤集》卷十七。
[43]《击壤集》卷十六。
                                                           
(作者:唐明邦先生,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中国周易研究会首任会长、国际易学联合会顾问、中国周易学会顾问、湖北省道教学术研究会会长、湖北大学国学院顾问,现居武大珞珈山。)――此文入编2011年河北涿州・邵雍诞辰100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学术论文集》。

 

中国易学网http://www.zhouyi64.com——中国周易研究应用第一平台!
站长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与应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邮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备100010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