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学动态

以周易卦象体系试论“三星堆”之谜?
更新时间:2021-03-26

以周易卦象体系试论“三星堆”之谜?

/杨懿人



时隔35年,一场“考古中国”成都“三星堆遗址考古重大发现”的现场直播发布,上新了三星堆!再次吸引了全国民众的热切关注和迷之遐想。的确,此次新发现的6座“祭祀坑”,出土的黄金面具、青铜神树、金杖、青铜大立人像、鸟形金箔片、形似“方向盘”的太阳轮、圆口方体青铜尊、青铜人形立柱、附加龙形附件的青铜器以及120多根象牙等500余件精美器物,美轮美奂摄人心魄。相信,随着考古工作进度的深入,有关围绕“古蜀国”更多的谜团会逐渐清晰呈现在世人面前。



通过出土文物我们不难看出,广汉三星堆遗址与成都金沙遗址所反映出的古蜀文明共链衍续特征,比如两地出土的金面具相似度极高,金沙金冠带与三星堆金杖上的鸟、鱼、箭图饰如出一辙,还有两地出土青铜立人像两手呈握姿态等。



由于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青铜人面像,特别是纵目人面像,金面具、金杖等一系列与中原出土商代及以后文物风格迥然各异,而在青铜冶炼制作水平方面,显然已经达到了一个较高的巅峰阶段。由此,将“古蜀文明”定义为“来源西亚”或“史前外星文明”等脑洞大开不负责任的热议在网上流传甚广。



作为一个四川人,为家乡发现的“三星堆”、“ 金沙”等卓越的古蜀文明历史遗迹而感到由衷的自豪,为巴蜀先民高超的智慧与创造力、艺术与感染力、社会与生产力充满敬畏之心。同时,作为一名周易文化爱好者、研究者,我想不凡从大家认为“神秘的”的周易卦象系统来探讨一下有关“三星堆文明消失之谜?”,一家之言,仅供参考,谬误之处,请多海涵。



关于《周易》,兼容并蓄,无所不包。不仅是中华文明的象征代表和根源所在,更是探索古代历史文化的一把“金钥匙”。“ 《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周易·系辞上传第四章。》)


2021323日(农历二月十一“巳”时),运用周易“大衍筮法”(挂扐法)揲蓍草演卦,得筮数:

 

壹:   五   四   

贰:   五   八    

叁:   九   八   

肆:   五   八   

伍:   五   八   

陆:   五   八   

 

卦画为(如图所示):

 


读卦为:泽天《夬》之泽风《大过》卦,初九动爻。


一、卦名:“夬”(guài。同广大网友们所说出土文物长的“奇奇怪怪”的“怪”字读音相同。这还真是巧合了!其义:决断,果决,决疑。说明,此卦与试图揭开“三星堆文明消失之谜”存在关联或前提假设,所问之事与占卦之名情由切合。


二、卦辞:“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寓意,在王庭颁告政令,城邑戒备危险,不利即刻兴师动众,终将利于有所前往。此话怎讲呢?似乎有严厉戒备某种风险?而又不主张以武力解决?但是其中关键字“王庭”、 “孚号”、“自邑”,分明形象地勾勒出了“三星堆”曾是古蜀的政治文化中心和大型城市特征。

 

三、“夬”卦,下乾上兑,乾为刚,兑为柔,柔乘五刚,五阳搏一阴。兑为“巫”,乾为“政”,说明“三星堆文明”是某种形式的“政教体制”,而且祭祀巫师与政治首领存在某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根据出土的大量祭祀器物,可以大胆设想“三星堆”曾遭遇巨大的政治危机,甚至是以推翻铲除“大巫师”的政变事件。最终,为了消除对立政治影响,窖藏了大量祭祀器物,后来迁徙至今天的成都“金沙遗址”?古蜀文明得以延续?


四、《夬》卦《象》曰:泽上于天,夬。泽水化气升腾于天,决然降雨。《大过》卦《象》曰:泽灭木,大过。大泽淹没树木城邑。根据“三星堆”目前的地理位置形势,周边“鸭子河”、“马牧河”水系发达,是否是由于气候水患不适宜人类居住活动,从而进行了城市迁徙?


综上,有三个值得我们注意的线索或方面,一是对外战争及发展需要而弃城迁徙?二是由于王庭部族首领与大巫师的内部政治斗争政变导致的迁徙?三是由于地理气候水文自然灾害导致的城市迁徙?本卦下卦为《乾》,之卦下卦为《巽》,乾为天,政体,王庭,变成了巽,巽为风,散也,失去。而本卦、之卦的上卦皆为《兑》卦,为“巫”,为“毁折”,断也。最终,“三星堆文明”消失的秘密被埋藏在了人类历史的长河。期待,后续考古发掘能够出土文字符号,这对于真正揭开谜底具有最终作用和意义。


杨懿人

2021325日于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

 

中国易学网http://www.zhouyi64.com——中国周易研究应用第一平台!
站长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与应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邮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备10001008-2号  技术支持:博昊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