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筮法

小衍与大衍
更新时间:2013-4-4

冯友兰教授于1987年11月25日写给济南国际周易学术讨论会的贺信中说:
   我有个建议:研究《周易》当然以《周易》哲学为主,但《周易》本来是一部筮书。《周易》的哲学思想有些与筮法有关,因此对筮法也要作调查研究工作。前人在这方面的工作限于书本上的材料,这是一个途径;此外还有一个途径,就是封建社会中的术士们的传授。在解放前,我在北京街头碰见一个摆摊卖卦的人,自称能用《周易》筮法占卦。我请他给我占一卦,他说,有大衍,有小衍,在街头只能用小衍,要用大衍,需要到他家里去,我当时有事没有去。看起来他对筮法似乎有所传授的。这样的术士可能现在还有,大会可以发出号召,请各省市的周易研究会做一番调查,把他们的传授记录下来,他们的传授不一定真是《周易》原来筮法,但可备一说。这不是提倡筮法,不过是要搞清历史中的一件事实。(原载《大易集成》,文化艺术出版社,1991年2月出版)
   我们首先为冯友兰教授严谨、实事求是的治学态度所感动。在视周易筮法为迷信,对其进行口诛笔伐的氛围下,冯教授居然提出了要搞清楚历史上大衍和小衍这样的筮法问题,这是需要有相当的勇气的。但是,任何人都不会认为冯教授是在提倡迷信,而应当为其“搞清历史中一件事实”的严谨治学态度所折服。
   《周易系辞上传》中有“大衍之数五十”一段文字,周易筮法凭借这段文字和前人对这段文字的注解才得以流传下来。这就是所谓“四营而成《易》,十有八变而成卦”的“大衍”。后人为了简便快捷,对古老的揲蓍程序进行简化,也有的以摇三枚铜钱代替揲蓍草,这就是所谓“小衍”。依照古代筮仪,进行大衍之前应当焚香致敬和以香烟薰蓍,其程序相当繁琐,因此不便于在街头进行,小衍很简单当然可以在街头进行。至于是否还有民间术士历代相传的一些大衍、小衍的推演方法,就像冯友兰教授估计的那样,恐怕现在很难搞清楚了。
   大衍揲蓍法是周易中最根本的筮法。搞清楚周易筮法,就必须从大衍揲蓍法入手,这是最基本的问题。而今人已经抛弃了这个根本,专事小衍,以求快捷,甚至连小衍也不演了,一味追求内应、外应,凭感觉进行组卦,或以神煞作出判断。笔者不否认此类方法有时也能应验,但弃其本求其,历来就是术士者流的做法,真正的研易者是不能采取这种念度的。试举几例如下:
   有一天上午,我正在家中接见一位客人,一个熟人闯了进来。这个熟人因故被某单位罚款一千元,他认为被误会了,我把这个熟人打发走后,客人说,他被罚的款很快就能要回来,因为今日为乙日,青龙在巳宫,此人进屋后就站在巳位,也未坐下,就匆匆走了,由此可断定他被罚的款几天之内就可解决。
   几天之后,这位熟人给我打来电话说,他被罚的一千元果然退还给了他。
   1999年1月,天津廖墨香先生组织了一个小型会议,笔者应邀参加。在天津期间,笔者与陈国兴先生同在一室(陈先生为山西右玉人,主要研究四柱,也是应廖墨香先生之邀去天津的,此前,笔者与陈、廖二位先生相互并不认识),有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走进来,自称是廖先生介绍过来的,找陈先生看一个人的四柱。陈先生答应后,该女孩即把手中写有四柱的纸条递上,并说请陈先生看一看这个人是做什么工作的人。陈先生接过纸条,随即问答说,这是一个三陪小姐,并把纸条还给女孩。女孩道谢而退。
   笔者问陈先生:你还没有看清纸条上的四柱是什么,怎么就知道是三陪小姐呢?陈先生回答说,大多写四柱都横写,这个纸条上的四柱是竖写,又是女命,她只问做什么工作,因此定为三陪小姐。
   陈先生还提到,有时看错了时间,起错了卦,当时未能发现,也就将错就错,也会断准问题,事后发现卦起错了,这种“歪打正着”的现象应如何解释?笔者同廖、陈二位先生讨论了“歪打正着”的现象。廖先生和笔者对此皆持否定的态度,认为错就是错了,“歪打正着”只是一种偶然。
   山东烟台市的赵庆贵先生于1998年10月7日上午来访笔者,在交谈中得知赵先生曾专门学习过快速判断法。笔者提出:新加坡黄违洪博士不久前曾来电话请笔者预测美国总统克林顿是否会被弹劾下台,笔者已经预测过了,请赵先生用快速判断法对克林顿作一预测。赵先生没有起卦推演.即回答说:克林顿不会因被弹劾下台,结案时间也不会太久,大概百日左右吧。笔者对赵先生说:这个预测结果同笔者的预测一致。
   赵先生匆匆辞别奔赴石家庄去了。笔者未能来得及询问他作出这样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赵庆贵先生走后,笔者恍然大悟:当时笔者坐于乾位,赵先生坐震位,相向而谈。因为克林顿遭弹劾下台与否,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我们谈话很平静,尤其当时笔者很从容,没有任何动作。因乾为君为首,故可断克林顿的总统地位不会改变。又因为笔者提到前不久新加坡黄博士请笔者预测克林顿遭到弹劾是否下台,据此断为结案时间不会太久,估计为百日左右。
   实践已经验证,赵先生的预测是正确的。但是,笔者仍然坚持认为,这种快速判断法,随意性太强,预测者的主观因素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应验率不可能太高。这种方法,只可以在特殊情况下才可以使用,决不可作为周易术数预测的通例。
   在现今周易预测潮流中,各类术数预测方法相当得势,受到人们的青睐。而大衍揲蓍法,因其程序繁琐复杂,已经被冷落了。其实,这是不公正的。周易大衍揲蓍法仍然具有独特的魅力,只是这种魅力被当前的急功近利潮流抵消了。易界队伍中江湖习气已经形成气候,谁还去管它的学术价值如何。笔者经过比较认为,周易大衍揲蓍法其学术价值优于其他任何术数推演方法,应当充分肯定其权威地位。试举几例加以说明。
   1993年秋,河北省周易研究会(当时为筹备会)会长张志春先生通知笔者:某省某市的周易学院已同一家古籍出版社商定,出版研究易学的系列图书,已向河北约稿。张会长要求笔者把《六壬预测学》的书稿整理好,在参加某市周易学院组织召开的国际研讨会时带书稿去,争取得到正式出版。对于笔者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在参加该研讨会期间,张会长带领笔者一起把书稿交给该学院的某负责人。两个月后,张会长通知笔者, 《六壬预测学测学》被批准正式出版。张会长同笔者和河北一家书商一起前去同该周易学院签订了连环合同,一切手续办妥之后,由河北书商印制。笔者对打印的书稿连校五遍之后,正准备投入印刷时,发现作者为仙鹤居士的一本《实用六壬预测学》已在某市印刷厂印制完毕。取来一看,仙鹤居士的这本书就是笔者的原稿,只是改头换面、错字百出而已。就是这本书居然堂而皇之地上了当时在某市召开的全国图书展销会。笔者找到了展销商。展销商称他具备所有印刷发行的正式手续,是拿钱买来的书稿。笔者同河北书商四处奔波,所有应当找的单位和个人全找过了,终未能阻止《实用六壬顶测学》的发行。笔者一部近三十万字的书稿就这样被毁掉了。
   为此,笔者以大衍揲筮法推演,得到鼎之盅卦,鼎卦九四为变爻。
   (鼎)九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笔者对这件事虽然很气愤,也很不甘心,但看到卦爻之象和卦爻之辞,却失去了继续追究的信心。《周易系辞下传》引孔子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胜其任也。”自己不能胜任这件事,若追究下去,最后不仅得不到赔偿,还是要破财的。可是,律师却不这样认为。并极力劝说笔者不要迷信,要相信法律。就这样在河北某市立了案。结果,案子落在一法官手中,仅管辖权之争就拖了整整一年才裁定下来。就在这时,某省新闻出版局向全国发文,将《实用六壬预测学》定为未被批准的禁书,全国查抄,就连同笔者未能出版的《六壬预测学》也列入查抄之列。因笔者派人取证等等花了不少钱,律师也没了高招,只得建议收场。此后,笔者“物我两忘”,所有的易学研讨会不再参加,埋头于周易学术中去了。
   新加坡黄违洪博士于1998年9月26日中午12时50分给笔者打来电话,要求预测美国总统克林顿这次是否被弹劾下台,并要求把预测结果传真给他。
   笔者先以六壬式进行预测,当晚:又以大衍揲蓍法进行预测(笔者此文曾在《应用易学》第二期1998年9月和《易数之友》发表,并将在拙著《重大事件卦象探秘》中详析,故本文对于六壬式卦象从略),得颐之坤卦。颐卦初九、上九为变爻。
   颐卦下震上艮,震为雷,艮为山,山下有雷之象。震雷动于下。艮山止于上。卦象如此,说明美国白宫的这场政治动荡已经快到休止的时候了。
   (颐)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
   颐卦象征颐养。颐养之道含养德和养身两个方面。大象传指出君子应谨慎言语以养德,节制饮食以养身。《周易正义》对此指出:“先儒云‘祸从口出。患从口入’。故于颐养而慎节也。”
   而克林顿受到反对派的调查和攻击,正是由于没有“慎言语”、“节饮食”(此处饮食指贪欲),被对方抓住把柄。此亦为“祸从口出,患从口入”。
   颐卦变坤卦,坤为众。克林顿仍可得到众人的支持。坤为国土,克林顿此次不会失去总统之位。
   按照周易变占之法,二爻变则占本卦之二变爻,仍以上爻为主。
   再看一看颐卦初九爻和上九爻辞之义:
   初九,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
   舍去你灵龟般的阳刚美质,而观看我(九四)垂腮进食,有凶险。
   朱熹说:“初九阳刚在下,足以不食(指不需向人求食);乃上应六四之阴,而动于欲,凶之道也。”  (《周易本义》)
   克林顿这次遭弹劾,是他与莱文斯基小姐的暧昧关系为导火索的,与初九爻辞之义相符。
   上九,由颐,厉吉;利涉大川。
   国家依赖他获得颐养;知危能慎可获吉祥;利于涉越大河大川。
   克林顿当总统后,给他的国家带来好处,他虽有动欲“观朵颐”之失,但经过这次政治危机,能知危而慎,接受教训,可化险为夷。
   上九爻处颐卦之极位,位高任重,已至登峰造极之地步,没行前进的余地了。由此可知,克林顿这次虽不会遭弹劾下台,但是再任总统的可能性是没有了。
   据媒体报道,1999年2月8日,美国会议院否决了对克林顿的弹劾条款,结束了参院长达三十六天的审判,也为克林顿被弹劾划上了句号。此时距笔者预测已过去了四个月零十三天。

作者: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景磐

 

 

我要评论:

内容:

中国易学网http://www.zhouyi64.com——中国周易研究应用第一平台!
站长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与应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邮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备100010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