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学研究

邵雍与河洛
更新时间:2012-2-15

2007年4月2日,笔者收到洛阳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和洛阳师范学院河洛文化研究中心发起和组织的“邵雍易学研讨会暨邵氏恳亲大会”的邀请函。这封邀请函印制精美,对邵雍及其学术思想作的介绍如下:

邵雍,字“尧夫”,谥号“康节”,自号“安乐先生”,是我国北宋时期“道学五子”之首,是著名的哲学思想家、数学家、教育家、伟大的诗人,是河洛文化的继承者和发展者,是中华理学的奠基者。他的学术思想对后世影响深远,对历史文化和科学发展有着重大贡献。邵雍的《皇极经世》、《伊川击壤集》、《渔樵问对》等著作,在后世影响较大,邵雍的学术思想奠定中华理学的发展基础,邵雍继承和发展了河洛文化,“河图、“洛书”是道家私藏之物,通过邵雍公布于世,得于流传至今,推动了历史文化的发展。邵雍在诗歌创作上,强调以说理明道为主,诗风严实,推动了诗文运动的革新与发展,自成一体,被后世称为“康节”体。

上述这段文字,除了对邵雍的泛论之外,有几个具体问题值得商榷。

其一,称邵雍为北宋道学五子之首。道学是指宋儒的哲学思想,以继承孔孟的“道统”,宣扬“性命义理”之学为主。“道学”一词始见于北宋张载《答范巽之书》:  “朝廷以道学、政术为二事。”元人写《宋史》,把这类哲学家归入一类,列为《道学传》,载有二十余人。《宋史·道学一》的排列次序为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邵雍。所谓北宋道学五子,当指此五人而言。《宋史》在《道学传》前言中云:“邵雍高明英悟,程氏实推重之.旧史列之隐逸未当,今置张载后。”由此可知周、二程、张和邵的排列顺序.是《宋史》有意而为之。若称北宋道学五子,当指上述此五人,此五子者,在道学领域各有建树;若称邵雍为北宋道学五子之一,是允当的;若称邵雍为北宋道学五子之首,就有失允当了。

《宋史·道学传》之所以把邵雍列在张载之后,也许另有原因。周敦颐(1017~1073),曾官大理寺丞、国子博士。程颢(1032~1085),曾官太子中允、监察御史里行。其弟程颐(1033~1107),曾官秘书省校书郎、崇政殿说书。二程兄弟是周敦颐的学生。张载(1020~1077),曾官著作佐郎,崇文院校书。邵雍(10ll~1077),屡授官不赴,死后谥号康节。此五子者,周、二程和张载皆是官员,惟邵雍乃一平民。他们为同代人,在道学领域各有不同的建树,同为北宋道学(理学)的开创者和奠基者,大概因邵雍没有官职,故《宋史》才将其列入张载之后,总之,把邵雍列为北宋道学五子之百·是缺乏考证的不实之论。

其二,说河图、洛书是道家私藏之物,通过邵雍公布于世,并说邵雍继承和发展了河洛文化。邵雍的先天学说,与河洛学说有一定的联系。邵雍在皇极经世·观物外篇》中也对河、洛有所论述,他说:“圆者,星也。历纪之数,其肇于此乎?方者,土也。画州井地之法,其仿于此乎?盖圆者,《河图》之数;方者,《洛书》之文。故羲、文因之而造《易》,禹、箕叙之而作《范》。”邵雍对河洛的论述,仅此一条而已:清人江永对此评论说:“按此一条,未足以见图、书之妙也。图不必圆,亦可为方。书不必方,亦可为圆。历纪之数,其一隅耳。画州井地之法,其粗迹耳。盖邵子之学,专意于六十四卦圆图,而图、书犹其所略也。” (《河洛精蕴》卷一,学苑出版社1989年5月出版)邵子的《皇极经世》数十万言,而对《河图》、 《洛书》的论述只寥寥数语。至于《河图》、《洛书》二图,亦非由邵雍公布于世。《四库全书》收录朱熹《原本周易本义》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ll月出版)是录有《河图》、《洛书》二图的最早的书(该书原版为南宋咸淳乙丑<公元1265年>九江吴革所刊),该书卷首于《河图》、《洛书》二图之后附曰:

右《系辞传》曰:“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又日:“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此《河图》之数也。《洛书》盖取龟象,故其数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八九为足。

蔡元定曰:“《图》《书》之象,自汉孔安国、刘歆、魏关朗子明,又有宋康节先生邵雍尧夫皆谓如此,至刘牧两易其名,而诸家因之,故今复之悉从其旧。”

而朱熹于《原本周易本义》先天四图之后附曰:

右伏羲四图其失,皆出邵氏,盖邵氏得之李之才挺之,挺之得之穆修伯长,伯长得之华山希夷先生陈抟图南者,所谓先天之学也。

邵雍一部《皇极经世》,推出了他的先天学说,可以说在易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因为在邵雍之前,人们只知有后天八卦和后天六十四卦,而不知有先天八卦和先天六十四卦,所以,杨时称“皇极之书,皆孔子所未言也”,蔡元定说邵雍“引经引义别为一说.用字立文自为一家之言”“秦汉以来,一人而已”,程颐称其为“内圣外王”之学。邵雍的学术成就,在于他的自成体系的先天学说。不可把邵雍的先天学说与河洛文化混为一谈,因此。说邵雍继承和发展了河洛文化是不恰当的。

其三,说邵雍是著名的数学家、教育家,似乎也不太恰当。《四库全书》将邵雍的《皇极经世》收入术数类数学之属,此种数学属于易数,而不是算法中的数学。若把邵雍的易数之学称之为数学,把邵雍称之为数学家,容易引起误解。邵雍虽然教授过徒弟,也仅张、王豫等数人而已,未能形成气候,不应把邵雍称之为教育家。

,邵雍是通过他的先天易学说,对后世产生重大影响,对历史文化和科学发展作出了贡献的。而邵雍易学研讨会的组织者,在介绍邵雍的学术成就时,避开了邵雍的先天易学,而取而代之的是河洛文化,这是舍其本而求其末的作法,是不恰当的。而邵雍易学研讨会的组织者是洛阳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和洛阳师院河洛文化研究中心,居然也产生这种常识性的偏差,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吃惊。不可否认,近年来不少地方组织的学术研讨会都充满功利目的,运用的是商业操作手段,谁还顾及什么真正的学术研讨呢?在这样的“生态环境”中,一切都是惟功利是图的。

笔者因故未能参加这次研讨会,不知该会到底收到了何种效果。

                                   作者: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景磐

 

 

 

我要评论:

内容:

中国易学网http://www.zhouyi64.com——中国周易研究应用第一平台!
站长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与应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邮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备100010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