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神数

太乙略论
更新时间:2011-5-26

                      略论太乙

                              ——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景磐

   太乙为三式之首,“其传尚古”(《四库全书》语),二十五史中所录太乙案例不少于四十例,而六壬案仅数则而已,奇门案例为零。可见古人尤重太乙。太乙在重大事件中能起到重要的决策作用,同时也可用于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的预测,太乙命法更有其超常的水准,为其他命书所不及。分述如下:

   一、太乙在决策中的价值。

   用实例加以说明

   军师庞统遇难案。此案载《诸葛丞相集》中,原文如下:(诸葛亮上刘备书)亮算太乙数,今岁次癸巳,罡星在酉方,又观乾象,太白临于 城之分,主于将帅多凶少吉。(《太乙飞钤云》云:先主自涪攻雒城,亮遣马良上先主书。已而,军师庞统中流矢死。)

   东汉建安十六年岁次辛卯,刘备让诸葛亮、关羽、张飞留守荆州,自己带领庞统、法正等数万军马应刘璋之邀,由水道入蜀。建安十八年岁次癸巳,刘备率军攻打刘璋,先攻占涪城(今绵阳),又攻占绵竹。包围雒城(今四川广汉),就在攻打雒城的战斗中,军师庞统中箭身亡。

   刘备应益州牧刘璋之邀入蜀,此为建安十六年,刘璋为主,刘备为客。刘璋所以邀请刘备入蜀,目的在于借助刘备的军事力量,夺取汉中,扼住入川门户,防止曹操的征伐。刘备所以应邀入蜀,目的在于夺取西川,占领益州,进而攻占汉中,扩大地盘和实力,以统一天下。因而,刘备带兵入蜀后,驻扎葭萌(今四川广元),按兵不动,迟迟不与占据汉中的张鲁割据政权交战。直到入蜀第三年,即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阴谋暴露,刘璋发觉了刘备入蜀的真实目的,刘备与刘璋之间要发生对峙攻守之战了,这时,刘备由客转而为主,刘璋则由主转而为客。

   诸葛亮深谙太乙数,得出建安十八年“岁次癸巳,罡星在酉方,主于将帅凶多少吉”的判断,显然,这是由太乙阳遁壬子元第四十二局“主大将在七宫,乘囚气,有拘击奔败崩亡之灾”而得出的结论。(引文参见《太乙局·阳遁第四十二局》。推演过程及局图略)拙作《用易琐谈》第153页对此案有详解,兹不再述。

   张康谏止征伐日本案。此案载《元史·张康传》。原文如下:

   (至元二十年)帝欲征日本,命康以太乙推之。康奏曰:“南国甫定,民力未苏,且今年太乙无算,举兵不利。”从之。

   至元二十年,对应太乙阳遁第五壬子元第三十二局。此局主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主大将、主参将困守中宫,所以称“太乙无算,举兵不利”。

   元世祖忽必烈听从了张康的建议,没有出兵征伐。此案载入拙作《中国历代易案考》,可参考。

二、预测也同时可用于日常生活。

   《太乙统宗宝鉴》卷十九载有用日、用时之术:

   经曰:主目文昌不囚迫,客目始击无掩击,算和,大小将发,不在开休生三门之下,其日利于兴师动众,征伐行军,举用百事而吉也。

   经曰:主目文昌不囚迫,客目始击无掩击,算和,大小将发,不在开休生三门之下,其时利于兴师征伐,举庶务百事。

   此为选择吉日良辰之法。再举一例如下:

   据新闻媒体报道:法国航空公司航班号为447的空中客车A330型客机,于当地时间2009年5月31日晚7时(又一说为晚7:30分)从巴西里约热内卢起飞,原定到达目的地法国巴黎时间为6月1日11时15分,该机起飞约3小时之后,在巴西东部海岸城市纳塔尔东北大约300公里处失踪。机上载有216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其中有7名中国乘客和一名华侨。

   这是一则不幸的消息,以太乙式推演如下:

   该机起飞时间为2009年5月31日晚7时(或晚7:30分),即己丑年庚午月丙子日戊戌时,此时未交夏至,故用阳遁第三戊子元第十一局(参见拙作《太乙考证·太乙历谱·时局》,推演过程略),局图如下:

   此局太乙在震四宫,文昌在四宫,主大、客大俱在四宫。文昌主客大小将与太乙同宫,总名为囚,又在四宫绝气之地,动则有奔败之祸。时计又生门加临四宫(时计八门用法,参见拙作《太乙通解》第88页),对宫则为死门,动则由此及彼,由生门进入死门,故主此客机此时起飞必遭凶险。

   太乙、文昌、主大、客大俱集在震四宫(主参、客参俱在离二宫,同宫为关,亦主不利),震为雷,此客机途中高空主有雷击之祸。媒体报道称此机坠入大西洋,已发现几十具乘客尸体,未发现生还者,该机失事原因未能揭晓。以太乙论,应是遭雷击了。

   此局为验证案,虽于事无补,亦可见太乙可以发挥预测作用,只是人们还不善于运用罢了。

   三、太乙命法自成体系。

   虽然推演繁难,但判断果断,结论明确具体。可以这样说:太乙命法凌驾于其他算命诸术之上,是最上乘的命法。笔者对太乙命法已完全破解,能够熟练地推演和应用。在此就不具体介绍了。

   四、太乙十二运卦。

   明清之际的学术大家黄宗羲说:“胡仲子列十二运,推明皇帝王霸王升降。其法在太乙书,较之杨子云之卦序,差为整齐,非唐宋以后人所能作也。”

   太乙十二运卦及内容,以及推演方法,充满神奇。它可以推演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历史阶段的治乱兴替以及国祚长短。同北宋邵子的《皇极经世》和明末黄道周的《三易洞璣》有异曲同工之妙。

   太乙十二运卦尤其与邵子先天六十四卦方图有密切关联,与方图六十四卦呈现的二进位制数有密切关系。笔者对这部分内容作了破解,对太乙古籍中从隋代至金朝数百年间所对应的太乙运卦、太乙局的论述,也做了破解,收录在待出版的《三式述要》中,在此就不详论了。

   最近,友人告我说:今有人指出太乙不应列为三式之首,太乙没有任何价值。这与有人呼吁应当把中医取消是一样的论调。传统的东西怎可以轻率地否定呢?笔者的态度是:

   但索古籍求妙用    不与时人论短长

(注:由北京三式乾坤信息技术研究院主办,杨景磐老师全程面授的太乙培训班在京长期开班,有意可详询13146811775杨院长)


 

我要评论:

内容:

中国易学网http://www.zhouyi64.com——中国周易研究应用第一平台!
站长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与应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邮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备100010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