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极经世

邵雍“遇事能前知”初探
更新时间:2013-03-08

   《宋史•邵雍传》:“雍知虑绝人,遇事能前知。程颐尝曰:‘其心虚明,故能知之。’当时学者…又因雍之前知,谓雍于凡物声气之所感触,辄以其动而推其变焉。”在我国正史中,被赞为“知虑绝人”者,大有人在,而被誉为“遇事能前知”者,惟邵雍一人而已。
   二程(程颢、程颐)兄弟小邵雍二十余岁,却与邵雍是密友。邵雍欲传其先天数学于二程,二程未能接受,但二程肯定了邵雍的遇事能前知。据《宋史》和其他资料记载,在邵雍当时,其遇事能前知,就被传得神乎其神了。
   二程的四大弟子之一的谢良佐说:“尧夫精易之数,万事之成败始终,人之祸福修短,算得来无毫发差错。如指此屋,便知起于何时,至某年月日而坏,无有不准。”(转引自《皇极经世绪言》)
   南宋朱熹更是肯定了邵雍的前知功能。朱熹曰:“康节之学得于先天,盖是专心致志,看得这物极熟了,自然前知。”(《朱文公易说》卷十九)
   至于民间,近千年来,一直将邵雍作为传奇人物来看待,其前知的故事一代一代一直流传至今。
   邵雍真的有神奇的前知功能吗?他是怎样前知的?对此,本文试作一探讨。
                              (一)
   史料足可证明,邵雍的确遇事能前知。《皇极经世绪言•卷首上》记载。

    人有问宋祚者,邵子以晋怀愍及五代《出帝纪》示之。靖康验矣,德又验。
    故宅(此指邵雍在洛阳的安乐窝旧居――引者)在金为九真观,元季毁于火,其废久矣。洛阳郡治南,昔有两农共讼一石于府者,一云已耕而得之,一云出己田中。知府令?石来视,则有刻曰:“大明景泰乙亥,知府事者虞廷玺,为我复兴此窝。”其时正乙亥,知府南郑虞廷玺也。虞谓此必康节安乐窝,因就此得石处,倡民立康节祠。

   上述二则记载,不无传奇色彩。若事实果真如此,邵子的“前知”功能,确实了得!程子以为邵子“其心虚明,故能前知”,亦是大略猜测之语,并未展开论述,令后人也难以理解。朱熹也有类似的论述,如下:
 
  或问康节数学,曰:且未须理会,数自是有此理,有生便有死,有盛必有衰,且如一朵花,含芯时是将开,略放时是正盛,烂漫时是衰谢。又如看人,即其气之盛。衰便可以知其生死。盖其学本于明理,故明道(程颢――引者)谓其观天地之运化,然后颓乎其顺,浩乎其归。若谓渠能知未来时,则与世间占覆之术何异?其去道远矣,其知康节者未矣。盖他玩得此理熟了,万物到面前便见,更不待思量。又云:康节以四起数,叠叠推去,自易以后,无人做得一物如此整齐,包括得尽,想他每见一物,便成四片了,但才到二分以上,便怕乾卦方终,便知有个卦来,盖缘他于起处推将来至交接处,看得分晓。广(辅广,朱熹门人――引者)云:先生前日说康节之学与周子、程子少异处,莫正在此否?若是圣人,则处乾时自有个处乾底道理,处时自有个处底道理否?先生曰:诚然。(《朱文公易说》卷十九)

   朱熹认为邵子是凭着经验来前知的,一朵花含苞待放,此后必是烂漫盛开,再后必是衰谢而枯萎。朱熹之论,实质是对程颐“其心虚明,自能前知”说法的延伸,二者皆回避了邵子的易卦推演或推步(朱熹称《皇极经世》为“易外别传”。又称其为“推步之书”),这是因为程颐是专讲“理”而不屑讲“数”的,朱熹也力图把邵雍的《皇极经世》与术数区别开来。正如北宋学者尹和靖所说:

   康节本是经世之学,今人但知其明易数,知未来事,却不了他学问,如陈叔易赞曰:“先生之学,志在经纶。”最为尽之。(转引自《皇极经世绪言》)

 程颐也曾说:“数学至康节方及理。”邵雍自己也说过:“天下之数出于理,违乎理则入于术,世人以数而入术,故失于理也。(《皇极经世•观物外篇》)大概是因为孔子在《论语》中说过”不占而己矣“这句话,后世儒者鄙视术数,以致于把本来的术数也要强拉到“理”上去,因而讳言术数。
   但是,邵雍生活在北宋中期,他能前知到几十年后徽、钦二帝要同西晋末怀、愍二帝一样,要成为外夷政权的俘虏,北宋同西晋一样就由此灭亡,这样的前知,决非程颐所说“其心虚明”就能办得到的,也非朱熹所说看得这物事熟了,自然前知”,程、朱二人之解,是缺乏说服力的。
                             (二)
   邵雍是怎样遇事能前知的呢?请看一看邵雍前知的一些事例。《河洛精蕴•卷二》记载:

然邵子与二程同时同地,而二程子不甚契于邵学。盖程子言理,邵子言数,先天之学,虽时时道之,而程子亦姑听之,皆不甚措意也。邵子易数甚精,如遇一物,超数算之,便可知是物何时而始,何时而终。但必有动处,方能起算。如见一叶落,便从落叶之时算起。明道程子闻说甚熟,一日因作监试官,在试院无事,试用其说,算廊柱多少,及数之而数果合。因出谓邵子曰:“尧夫之数,只是加一倍法,以此知《太玄》都不济事。”邵子因惊叹其凭地聪明。然程子终不屑留意,他日问其所为加一倍法者,则忘之矣。其意盖谓术数之学,终非儒家所尚也。

   由此可见,邵子的数学是加一倍法,至于如何从动处起算,当中又如何运算,大概其法已经失传,无人可以推演了。此加一倍法的准确性,由程明道(程颢)推算廊柱数可见一斑。
《真子》记载:

     富郑公留守西京日,因府园牡丹盛开,召文潞公、司马端明、楚建中、刘凡、邵先生同会。是时牡丹一栏凡数百本,坐客曰:“此花有数乎?且请先生筮之。”筮既毕,曰凡若干朵。使人数之,如先生言。又问曰:“此花几时开尽?请再筮之。”先生再三揲蓍,坐客固已疑之。先生沉吟良久,曰:“此花命尽来日午时。”坐客皆不信。温公神色尤不佳,但仰视屋。郑公因曰:“来日食后,以验先生之言。”坐客曰:“诺”。次日食罢,花尚无恙。泊烹茶之后,忽然群马厩中逸出,与坐客马相蹄齿,奔出花丛中。既定,花尽毁折矣。于是,洛中愈伏先生之言。先生家有传易堂,有《皇极经世集》行于世。然先生自得之妙,世不可传矣。闻之于司马文季朴。
   《真子》为笔记文,北宋马永卿撰。永卿字大年,大观进士,历任江都丞、浙川、夏县令等,后流寓铅山。《嫩真子》三卷,考证艺文,诠释诗赋,于作家作品的故事,亦有记述。
   从《真子》记述的这则故事来看,邵雍运用的是大衍筮法,即周易中的揲蓍求卦法。周易是一部筮书,它的筮法就是揲蓍求卦法。我们的古人大都使用揲蓍法,并且流传到今天,一直盛行不衰。上述故事中。“请先生筮之”,“筮毕”,“再筮之”,“先生再三揲蓍”等语,显然是用的大衍揲蓍法。由此预知盛开的牡丹花尽于明日午时。遗憾的是这则预测故事没有留下所得卦爻,使这则筮案成了千古之谜。
   有人可能要问,大衍筮法有那么高的应验率吗?回答当然是肯定的。笔者写有《中国历代易案考》一书,特请唐明邦教授写序,书中大部筮案都是大衍筮案。可供大家参考。为了进一步说明问题,笔者想介绍自己的两则筮案:
   一则是2000年台湾领导人大选前,新加坡黄违洪教授令我预测宋楚瑜、连战、陈水扁三候选人谁可当选?宋得剥 卦,无变爻;连得无妄 之噬嗑,无变爻;陈得履 之否卦,初、二两个变爻。当时,我断定陈氏当选,连任一次。黄先生怀疑其准确性,他说台湾报刊议论陈氏此人能力不足,还能连任吗?几天后,黄先生又来电话,请我再预测如果陈氏当选并连任,其政绩将如何?我告诉黄先生,不用再起卦了,履之否 卦中就显示了其执政期间的政绩。黄要我写成文章传真给他,后来我将此文发表在《国际易经》杂志上。
   另一则筮案就是今年五一节期间,我在北京讲太乙数,因去年冬我在京讲过一次大衍筮法,有些是老学员,提出台湾明年又要大选,蔡英文、马英九为候选人,问我是否作大衍筮法卦进行预测,我说你们可以作卦,我不再搞了。杨懿人先生当晚作了大衍卦,第二天就在课堂上进行讨论。蔡对应遁之咸 卦,马得到既济 之复 卦。明年谁可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呢?这是预测,不一定准确,按卦应是马氏当选。
                               (三)
   朱熹称《皇极经世》为“易外别传”。程门四大弟子之一的杨时说:“皇极之书,皆孔子所未言也。”(转引自《皇极经世绪言》)孔子作易传,易传中未能讲到的,邵雍讲了,故唐明邦教授说:“称它是‘易外别传’,名副其实。”(《邵雍评传》第272页)这是非常肯定的正确评价。朱熹又称:“皇极经世是推步之书经世以十二辟卦管十二会,绷定时节,却就中推吉凶消长,尧时正是乾卦九五。”(《朱文公易说》卷十九)推步是说明星辰的运转,像人行步一样,一步一步行进,推步就是指推算日月星辰的运行变化,一般是指推算历法。而朱子所论,是说皇极经世的推步,是推算易卦与时代的对应关系,所以才有“尧时正是乾卦九五”的说法。这与邵伯温所说“以天时验人事,以人事应天时”是相一致的,天时与人事相应的载体是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也就是说,《皇极经世》设定的元会运世,纳入到先天圆图中,通过一定程序地推演(推步),就把历史时代与卦爻对应起来了。明人黄畿清人刘斯组、王植皆主此法,并认为这样按元会运世推演先天六十四卦是符合邵子本意的。我们沿着这一线索推演先天六十四卦圆图,就会找出各个时代、各个历史阶段所对应的卦爻。
   明朝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岁次甲子为第七会第191运第2289世世首。此际运卦为恒,世卦大过 (世卦每卦对应两世六十年)。天启四年(1624年)至崇祯六年(公元1633年)为甲子旬十年,对应世卦大过初六爻,旬卦(十年卦)为 ;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岁次甲戌至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岁次癸未为甲戌旬十年,对应世卦大过九二爻,旬卦(十年卦)为咸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岁次甲申,为甲申旬第一年,对应大过 九三爻,旬卦为困 ,故该年对应困卦初六爻。困卦初六爻辞曰: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
   《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崇祯皇帝于该年三月十九日凌晨吊死在景山公园槐树上,李自成攻进北京,大明王朝从此灭亡。
   如果说这是历史事件与卦爻偶然巧合,请再看中华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岁次甲子为世首对应的世卦。公元1924年岁次甲子至1983年岁次癸亥,共60年为第192运的第2299世和2300世。此际世卦为巽。中国共产党成立于1921年,1924年岁次甲子正交巽 卦。
   巽者,巳巳之共也。共产党应运而生,巽卦应运而至。巽为风,其义为入。《周易折中》引申巽卦之义说:
   其在造化,则吹浮云,散积阴者也;其在人心,则察几微,穷隐伏者也;其在国家,则除奸匿,厘弊事者也。三者皆非入不能。卦之所以名巽者以此。
   巽以行权。(《周易•系辞下传》)
   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巽卦卦辞)
   重巽以申命。(《巽•彖传》)
   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巽•象传》)
   上述几种解释,皆赋予巽卦以安邦定国之大义,这与历史事实对应得丝丝入扣。
   公元1984年岁次甲子至2043年岁次癸亥共六十年两世,世卦为鼎 。鼎卦之义有两个方面:鼎是重器,是国家政权稳固的象征;再就是有革故鼎新之义。还要看到,鼎 的内卦是巽,其义不言自明。
   公元1984年岁次甲子至1993年岁次癸酉,甲子旬十年对应鼎 卦初六爻,即大有卦。致富开始了。笔者有句云:“火红天上大有年,改革开放辟新天;一柔为主居尊位,五阳皆刚拱朝前。”大有卦一柔(六五)为卦主,耐人寻味。
公元1994年岁次甲戌至公元2003年岁次癸未,甲戌旬十年对应鼎 九二爻,即旅 卦。鼎九二为变爻。九二爻说:
   九二,鼎有食;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象曰:鼎有食,慎此之也;我仇有疾,终无尤也。
   港澳回归正在这十年之中。
                                   ※      ※       ※
   综上所述,邵子的前知,或者是通过加一倍法的计算,或者运用大衍揲蓍法求卦,或者通过元会运世对应卦爻的推演,或者还有挂一图、既济图、律吕声音图(本文对此三图未能涉及)等的推演,可能有些方法已经失传了。黄宗羲曰:“康节当时有数吟,私相授受,后之为学者多失其传。”(《易学象数论》卷五)我们的前人未能考察清楚,现在就更难考定了。

                                   作者: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景磐
                                            2011年7月12日写于文新墨旧斋

中国易学网http://www.zhouyi64.com——中国周易研究应用第一平台!
站长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与应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邮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备10001008-2号